痛苦吗?生活里打拼的人没有多少工夫去感觉,去怜悯自己。有那么多闲暇去感觉,去怜悯的,多半还站在岸上;水有多深,水有多冷,站在干滩儿上想象着罢!
——朱西甯《破晓时分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