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们身处繁华,却依然向往蛮荒。我想,那是大漠的风光月色吸引着我们,是原滋原味的大自然触动着我们,是远离喧嚣的旷绝震撼着我们。对空旷、蛮荒的渴望,是人们对美景的追求,对未知的好奇,对生命的思考。刘亮程说:“我东走西走,可能越走越远,再回不到这一步。”也许,生命的原初状态就是空旷而纯净的,我们出发、远行,终有一日,会回到最粗粝真实的自我,像那片大漠。